营养对生命早期程序化的影响——终生效应?

编者 F. M. Ruemmele 雀巢年刊 卷69 / 2,  2011

摘要

本期雀巢年刊为我们展示了以下内容:一些常见疾病,如心血管疾病或代谢紊乱的发生,至少部分原因与生命早期的编程有关 。 有一些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通过营养干预来影响编程时,存在一个“机会之窗”。   

文章
  • 表观遗传流行病学:柔性遗传的重生

    作者: M. Hanson, F. Low, P. Gluckman

    非传染性疾病(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简称NCDs),例如心血管疾病和2型糖尿病,是全球人类的主要致死原因,其中80%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尤其是那些社会经济正在进步、传染性疾病负担正在减轻的国家。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全球NCDs的发病率在今后十年内将会显著增加。一般情况下,NCDs是可以预防的,但是目前的预防措施显然是不够的。我们需要采用新的措施来预防NCDs,并且需要越来越认可以下观念,即生命早期的干预有可能是最有效的。寻求预防NCDs的适宜措施,需要先研究清楚发育环境是如何影响患病风险的。这一领域的研究一致进展较为缓慢,原因在于过多地强调了固定的遗传变异(即硬遗传),认为固定的遗传方式是疾病易感性的主要决定因素。然而,新的研究表明生命早期发育因素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包括表观遗传和“柔性遗传”对个体NCDs易感性的调节。这也为寻找新的生命早期与疾病风险相关的表观遗传生物标志物,以及针对表观遗传通路的干预措施提供了新的可能。这可能为在促进一生健康方面制定更有效且更为个性化的干预措施铺平了道路。

    关闭摘要
    查看全文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