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报道

[NNIW81]SGA和早产儿的营养和生殖风险因素

发布日期:  星期一, 五月 05, 2014

低出生体重( LBW)婴儿( < 2500克)发生不良结局的风险显著增加。LBW婴儿包括两类:出生太早(早产)和/或出生太小(宫内生长受限)。SGA定义为出生体重低于相同胎龄出生体重的第10百分位,常被用作胎儿宫内生长受限的代名词。因为这两种情况的病因学和结局有所不同,所以据此区分LBW是有意义的。本文将探讨SGA和早产的风险因素,特别关注营养和生殖风险因素。

身高. 现有文献报道母亲身材矮小与早产和SGA之间的关联性很强。母亲的身高可限制胎儿宫内生长,从而对妊娠结局产生影响​​[1]。通常认为决定线性生长的主要风险发生在胎儿期和生命最初两年,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研究旨在探讨在儿童期或青春期实施的,用以促进追赶性生长干预。

孕期BMI和体重增加. 系统综述指出低BMI /较低的体重增加量与胎儿生长受限之间存在统计学上的显著关联[2,3]。针对孕期急性营养不良,关键在于警惕其潜在的不良影响;在孕产妇生长迟缓发生率偏高的南亚地区,较大胎儿可能导致头盆不对称和难产的比率上升。

孕产妇年龄和生育次数. 我们发表的一篇荟萃分析纳入了来自发展中国家的14个相关数据,研究了孕产妇年龄和生育次数与SGA /早产结局之间的关系[4]。我们发现,相对于对照组女性(年龄18 - < 35和生育次数1-2),年龄< 18且未曾生育过的女性分娩SGA和早产儿的几率最高(表1)。生育次数≥ 3的女性,其早产的风险增大。未观察到高龄或生育次数多对SGA有任何影响。

低龄母亲与新生儿不良结局之间的关系可能是由于多种生物学机制的作用:母亲也许在怀孕前身体发育尚不健全,导致身材矮小,骨盆尺寸较小,从而限制了胎儿的生长。低龄母亲也代表了社会经济状况不佳以及营养不良。我们推测,生育次数多与早产之间的关系可能主要是由于残留混杂因素的影响所致。

生育间隔. 几项荟萃分析报道,生育间隔短导致SGA和早产的风险增加。理解生育间隔是一种风险因素较为困难,特别是在资源匮乏的环境下。用生育到受孕的时间间隔衡量风险,要优于用生育到生育的时间间隔。不过,如果没有超声波确定日期,则很难测量准确。也不清楚生育间隔中流产和早期死胎的影响如何。

各种与营养和生殖健康相关的风险因素都会导致SGA和早产的结局。解决其中一些风险因素并不简单。慢性营养不良可能需要代际干预,而急性营养不良的干预则需要考虑对于发育不良的母亲,胎儿过大可能存在的潜在后果。虽然计划生育可以减少低龄和高龄妊娠以及生育间隔短带来的不利影响,但是现有文献表明,采取避孕措施可避免初产年龄低龄化,不过这是所有生殖健康相关风险因素中影响最小的[5]。在设计有效的营养和生殖干预措施时,需进一步考虑和研究导致SGA和早产结局的生物学机制。

 

表1:中低收入国家母亲的生育次数/年龄与早产/SGA的关系[4]


*这里只给出具有统计学上显著性的关系。由于荟萃分析研究中生育次数0 /年龄≥ 35、生育次数1-2 /年龄< 18、生育次数1-2 /年龄≥ 35、生育次数≥ 3 /年龄< 18各组的发生率非常低,这里不作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