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报道

[第80届雀巢营养科学院专题研讨会]孕前、孕期干预,减少妊娠期超重的风险

发布日期:  星期二, 十二月 31, 2013

80届雀巢营养科学院专题研讨会将于北京时间20131127日上午9点整在巴厘岛举行。

本次研讨会将通过雀巢营养科学院网站进行在线直播,直播内容包含以下三部分:

● 全球流行病学情况及危险因素

● 营养在成年期健康中的作用

● 孕前和孕期的循证学干预

雀巢营养科学院对讲者的课题进行了总结。

孕前、孕期干预,减少妊娠期超重的风险

Marloes Dekker Nitert, Kristine Matusiak, Helen L. Barrett, Leonie K. Callaway

 

孕产妇超重和肥胖的比率很高。妊娠期间,母亲和婴儿并发症风险的增大与超重和肥胖有关。因能量摄入超出能量消耗而导致的肥胖,不仅是膳食摄入量增加的结果,还与其他许多因素有关(图1[1]。对母亲而言,并发症包括妊娠糖尿病、先兆子痫、器械分娩或剖宫产。对宝宝而言,巨大儿或大于胎龄儿、产伤、新生儿低血糖、新生儿特别护理的风险增加[2]。可采用孕前和孕期干预,防止超重和肥胖高危妇女中并发症的发生。

 

1. 导致肥胖的因素

 

孕前干预

孕前干预是为了达到减轻体重的目的。体重减轻策略不仅包括改变饮食和体育活动,还包括病态肥胖患者实施体重减轻手术。膳食干预与一般人群采用的减重措施一样,减少总的能量摄入,并在膳食中特别增加或减少碳水化合物、蛋白质和脂肪的摄入。体育活动干预通常涉及较大的有氧运动。在生活方式干预过程中,有时可以采用药物治疗以支持减轻体重,但对于尝试怀孕的妇女则不建议这样做。遗憾的是,通过这些措施减去的体重有限。孕前减轻体重的障碍包括妊娠没有计划,缺乏对女性超重或肥胖状态的认识。实施体重减轻手术后第一年体重迅速下降。

孕前体重减轻可提高受孕率、减少流产,并可降低孕产妇妊娠糖尿病和先兆子痫的发生率以及巨大婴儿的出生率(表1)。少量证据表明,围孕期营养不良会对后代的健康产生有害影响[3]

 

1. 孕前体重减轻或限制孕期体重增加后,孕产妇和新生儿结局的变化

      

孕期干预

在怀孕期间,生活方式干预的目的是限制孕期体重增加。考虑到妊娠期间的相关限制,干预以膳食和体育活动为主。限制孕期体重增加可有效降低先兆子痫、妊娠糖尿病或难产的发生率以及大于胎龄儿的出生率,但不会影响其他妊娠并发症的风险(表1)。有关改变超重和肥胖妇女肠道微生物菌群组成的研究正在进行中[4],该策略已被证明对正常体重的妇女来说是有益的[5]

结论

很显然,孕产妇超重和肥胖会导致母亲和婴儿妊娠并发症的的风险增大。虽然孕前减轻体重和孕中限制体重可有效降低一些风险,但遗憾的是,生活方式干预的效果是有限的。目前还不清楚新的策略如体重减轻手术和改变肠道微生物组成是否会更成功。如果成功的话,虽然孕期超重和肥胖造成的短期和长期疾病负担得以减轻,但这些策略所涉的经费问题,则需认真予以考虑。

 

References

1. Keith SW, Redden DT, Katzmarzyk PT, Boggiano MM, Hanlon EC, Benca RM, et al' Putative contributors to the secular increase in obesity: exploring the roads less traveled' lnt J Obes' 2006;30(11):1585-94.

2. Ovesen p, Rasmussen S, Kesmodel U. Effect of prepregnancy maternal overweight and obesity on pregnancy outcome.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2011 Aug; 118(2 Pt 1):305-12.

3. Roseboom TJ, Painter RC, van Abeelen AFM, Veenendaal MVE, de Rooij SR. Hungry in the womb: What are the consequences? Lessons from the Dutch famine. Maturitas. 2011; 70(2):141-5.

4. Nitert MD, Barrett H, Foxcroft K, Tremellen A, Wilkinson S, Lingwood B, et al. SPRING: an RCT study of probiotics in the prevention of gestational diabetes mellitus in overweight and obese women.

BMC Pregnancy and childbirth. 170.1186 / 1.47 t-2393 -13-501. 20 13; 13 (1): 50.

5. Luoto R, Laitinen K, Nermes M, lsolauri E. Impact of maternal probiotic-supplemented dietary counselling on pregnancy outcome and prenatal and postnatal growth: a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Br J Nutr. Jun; 103(12):7792-9.


讲者讲稿:Marloes Dekker Manuscript

讲稿图表:Marloes Dekker Figure and tables


[第80届雀巢营养科学院题研讨会]全球青少年健康:问题与挑战

[第80届雀巢营养科学院专题研讨会]和加拿大青少年的健康与营养概况:问题与决定因素

[第80届雀巢营养科学院专题研讨会]低收入国家青少年相关的营养挑战和问题

[第80届雀巢营养科学院专题研讨会]中低收国家的孕前保健与营养干预

[第80届雀巢营养科学院专题研讨会]年卫保健平台

[第80届雀巢营养科学院专题研讨会]年轻女性的多卵巢综合征(PCOS): 问题和后果

[第80届雀巢营养科学院专题研讨会]青少年和女的肥胖、糖尿病前期和糖尿病:循证学干预

[第80届雀巢营养科学院专题会]孕前、孕干预,减少妊娠期超重的风险

[第80届雀巢营养科学院专题研讨会]了解影响工业化国家妇女孕前和孕中膳食行为的因素